• 盲目招商埋下安全隐患!应急管理部通报玉林“1015”爆炸事故
    发布日期:2019-11-07 03:21   来源:未知   阅读:

  据应急管理部网站消息,10月21日,国务院安委会办公室发布广西玉林兰科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致4死8伤爆炸事故的通报。经初步调查,该企业作为铸造机械制造类企业,违规擅自建设化工项目,盲目进行试生产,其树脂车间一台10立方米常压反应釜(产品为酚醛树脂,主要原料为苯酚和多聚甲醛)在试生产期间突然发生爆炸,详细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广西玉林“10·15”事故暴露出以下突出问题:一是事故企业法治意识十分淡漠,巧立名目逃避监管,在未履行申报、备案手续情况下,擅自建设化工生产项目并组织试生产,安全措施缺失、风险失控酿成事故。二是地方安全监管存在盲区漏洞,事故企业未在化工园区,按照工商登记信息不属于化工企业,但实际上违规建有化工装置、使用危险化学品,地方有关部门危险化学品安全风险摸排不全面、不彻底,归口管理职责不明确,对事故企业躲避监管、非法建设生产的行为失察。三是地方安全发展理念不牢固不落实,招商引资把关不严,事故企业酚醛树脂生产项目来源于广东东莞,因环保压力大而转移至广西,地方盲目承接埋下安全隐患。

  通报称,除此之外,10月11日陕西省安康市恒翔生物化工有限公司污水处理厂发生中毒窒息事故,造成6人死亡;10月15日辽宁省朝阳市金垚化工产品有限公司在设备抢修时发生硫化氢气体中毒事故,造成3人死亡。国庆节之后已接连发生3起涉及危险化学品的较大事故,再次突显了今年以来全国化工和危险化学品极其严峻复杂的安全生产形势,

  通报提出,各地区要立即组织对辖区内所有可能涉及化工项目的企业开展全面、彻底的摸底筛查,重点排查冠名“生物”、“新材料”、“科技”等类的企业,核查其经营范围是否含化工生产,实际生产经营活动是否与备案一致,是否违规建设化工装置等,要特别注意违法租赁厂房或设备代生产以转移安全风险的行为。

  对于发现的问题企业,要认真甄别其行业属性和风险,逐一明确并落实监管责任,避免出现监管盲区;对于检查发现的问题,确定涉及化工生产与注册范围不一致的,要依法依规予以处罚,责令立即整改,消除安全风险隐患;情节严重的或构成重大安全隐患的,要依法依规采取停产整顿、吊销证照、关闭取缔等措施。

  通报要求,各地区要进一步加大危险化学品安全综合治理力度,要注重源头准入和风险摸排,要高度警惕淘汰落后产能转移风险,坚决防止不具备安全条件的项目落地,不断强化危险化学品生产、储存、使用、经营、运输、废弃处置等各环节的安全监管,督促有关企业强化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扎实做好重大安全风险防范化解工作,有效防范重特大事故,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

  工业园区因其对地方经济拉动明显、有效的解决就业问题,各地争相建设,设立各类工业园区如:经济开发区、高新产业园区、科技园区、循序经济园区、生态工业园区、化工产业园区、软件产业园区等等。

  工业园区设立容易,但想要真正的有效运转起来并不容易,在2000年左右上海、天津、江苏、广东、浙江因交通、对外贸易政策、地方鼓励政策等有效实现产业聚集和人才聚集、形成一批规模大、产值高的工业园区。山东、辽宁因资源优势(石油),形成了一批以石油加工为主的工业园区。同时期的安徽、河南、河北、陕西、山西、四川等地工业园区在数量上增长不少,但质量并不高,部分园区甚至出现只有三两家企业生产运行的情况,园区基本没有相关安全环保配套基础设施。2010年左右随着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都市圈的发展,核心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职能逐渐转变为以金融、商贸为主的高端服务业(北京为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工业制造职能逐渐消失,原有的生产企业向周边城市迁移,2013年后随着环保形势越来越严,促使发达地区的工业园区不断升级,加速了低附加值、污染大、基础条件差的企业从东部向西部和北部迁移。此时我国中部城市和西北部的工业园区才逐渐展现生机(当然还有中西部的发展与开放、沿长江经济带建设、“一带一路”等促进因素)。

  近年来去安徽、山东、江西、河南等地出差碰到浙江和江苏企业的概率极高,江苏苏北地区则承接了大部分来自苏南地区的企业。这些地方普遍存在粗放增长、片面追求规模的现象,各地纷纷抛出了诱人的税收和土地优惠政策来吸引投资,而非完善相关的基础保障建设,隐患在园区建设之初便埋下。

  在2006年,苏北很多化工园区还处于建设初期,大部分化工企业还没有真正投入生产,国家环保总局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农用化学品污染防治研究室主任林玉索,在江苏省境内进行过为期一个月的环境安全检查。他表示,当时就总体的环境质量来说,苏北要明显好于苏南。林玉索当时曾警告说,“一旦这些化工园区全面建成,环境安全的风险也会随之增加,而这些化工园区的安全不但涉及本地区公众的生活,更涉及整个长江下游地区的饮用水安全。”

  爆炸比较直观容易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爆炸简单来看是一起企业安全事故,进一步看是企业安全环保管理问题,更深层的区域安全环保管理问题。

  也就是说,政府监管,再多的会议、文件、检查、执法,企业行动不到位,结果还是安全生产事故频发;反言之,如果企业能把安全生产管到位,就是没有政府的监管,也不会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做安全环保是一个花钱费力的事,我国大多数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如果没有有效政府监管,靠企业自觉落实主体责任的概率几乎为零。

  说到政府监管,在落后偏远地区的园区基本上没有监管能力,大部分企业是他们花大力气招商引资过来,当地纳税大户,奉若上宾。为企业“先上车后买票”开绿灯,未批先建沉默应对、企业环保安全基础设施在项目投产后仍然未建设完毕的也默许开工的现象突出,曾经见过一个园区的污水综合处理站尚未建设完毕,入园企业便已先行建成并生产。在那段项目“大上快上”时期留下的先天性安全隐患,面广量大,情况复杂,治理工作浩繁。需要我们对安全环保的历史“陈帐”进行梳理并采取补救措施,其次严格落实政府监管的主体责任。

  我们常说事故的产生通常包含3个因素:人的不安全行为、物(设备)的不安全状态和管理制度的不合理因素,物的不安全状态通常是选购设备的质量、有效管理以及人的不合规使用等,管理制度也是企业负责人根据业务水平和重视程度而制定,所以归根结底都在于人的素质。

  一个能否安全生产与三类人员素质有关:政府管理人员、企业负责人、一线地方领导干部的短期行为,急功近利思想,

  从事环保的同事都有这样的体会,很多地方环保管理人员环保知识少、业务能力差。我国的环保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是作为一个辅助部门,工作基本都是为经济发展服务,帮助企业跑项目,完成各种手续,而非落到实处,进行污染分析和环境影响,环保也被视作一个清闲部门,因此我们发现有不少环保管理部门的负责人是退伍转业人员,环保专业人员欠缺,直接导致管理能力不足,监管不到位,不能及时发现企业在生产中存在的问题。 2018年1月,督察组在江苏现场检查了18家化工企业,发现了208项安全隐患问题。其中,天嘉宜公司共有13项安全隐患问题,包括主要负责人未经安全知识和管理能力考核合格,构成二级重大危险源的苯罐区、甲醇罐区未设置罐根部紧急切断阀,动火作业管理不规范,苯、甲醇装卸现场无防泄漏应急处置措施等,如果监督到位,而非仅仅以罚款的形式解决,放任企业继续生产,这场悲剧完全可以避免。

  ,安全环保投入基本上不产生经济价值,少投入甚至不投入的现象在全国都很普遍,比如化工企业的环保投入通常金额比较大,少则几十、几百万,多则上千万,大型化工厂的投入都是以亿计算。国有企业肩负社会责任,会尽可能完成相关投入,但部分民营企业的投入意愿会差不少,花小钱办大事,通过与相关部门进行利益往来解决环保问题时有发生,天津“8·12”爆炸事故就是佐证。有些企业宁愿接受罚款也不进行整改,江苏天嘉宜化工自2018年到2018年共计被罚129万(详见链接:)但这些罚款对于产值近7亿的企业而言可以忽略不计。

  企业一线工作人员包括环保人员、生产操作人员、施工人员。随着人员成本的不断提高,企业从江苏浙江等相对发达的城市搬迁至苏北或中西部欠发达的地区,人员成本大大降低,比如在上海化工园区一线元/人左右,而在苏北、安徽、山东地区的人工成本在5000-8000元/人,本地城镇居民、村民当地就业,进入相关企业工作,大部分是初中和高中水平,对安全环保的意识薄弱,不规范的操作现象明显。曾经在山东一化工厂见过没有任何防范措施下直接在生产区进行焊接工作,此时厂区异味严重,部分地方在进行管道清洗,部分场地油污明显,现场没有防火员监督,爆炸风险之大,吓得我们赶紧逃离。但这或许是他们的工作常态。一线环保工作人员低素质化还导致企相关管理台账、管理制度缺失,经常发生找不到环保材料的情况,还有的竟连环评都弄丢的情况,看得出很忙碌很认真,但缺乏相应的专业素养真难以应对如此严峻环保工作。企业在江浙地区可能管理的很好,但搬迁到其他园区后,安全环保管理水平大大下降,此外

  企业的污染物排放量因管理水平的下降而大幅上升。广西玉林兰科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10月的招聘信息安全要求及待遇如下:

  对于江浙一带的园区安全环保管理人员不足现象突出,这些地方产业密集,企业数量大,设计行业多,无错九肖公式规律,需要有做够多的人来进行监管。在江苏某区拥有大大小小300多家企业,环保管理部20多人(包括行政、财务、人事)网格员5名,试问如何监管。其次在环保高压考核下,越来越多的环保人员要求转岗,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